我很担心我儿子的同学们会称我的孩子是'中国病毒'-三农新闻
点击关闭

美国-我很担心我儿子的同学们会称我的孩子是'中国病毒'

  • 时间:

神州租车今日复牌

Andy Raymond補充道:「很少有亞洲客戶想和自己聊聊為什麼買槍,當我的一名員工向一名女性詢問此事時,她哭了,她說她是為了保護她的女兒。」

朱回憶其所遭受的侮辱時說:「你知道么?那個男的看上去沒有什麼異常,就像普通人一樣。」

沒有人能在這次種族歧視中僥倖逃脫。Edward Chew是曼哈頓一家大型醫院的急診科主任,他正奮戰在抗擊疫情的第一線。他告訴記者:「我注意到:在過去的幾周里,當人們靠近我時,有人會試圖用襯衫遮住鼻子和嘴。」

特朗普在周二接受記者採訪時說:「他之所以稱新冠病毒為'美國病毒',是為了回擊北京官員們領導的一場虛假信息活動。」北京曾聲稱,美國軍方時此次病毒爆發的源頭。有人擔心他的言語會導致許多始料不及的傷害現象的產生,但特朗普對此不以為然。

對於在美國出生的亞洲人來說,突然有了一種被監視的感覺,這種感覺既陌生又令人不安。

在紐約市,一名戴着面具的女子在曼哈頓地鐵站被拳打腳踢;一名男子在皇後區被人一路尾隨至一個公交車站,併當着他10歲的兒子面對其大勝辱罵,然後襲擊了他的頭部。

Russell Jeung幫助亞裔群體建立了一個包含6種亞洲語言的網站,以收集當前在美國遭受歧視的第一手案例。自上周四網站上線以來,已經接到了約150份案例。

朱媛媛今年26歲,5年前她從中國搬到美國居住。當事件發生時,她有些驚慌失措,匆忙趕往健身房。在一個沒有人的角落,她默默哭泣。

他說,他曾試圖向母親隱瞞這些事情。上世紀70年代,他的母親從中國來到美國。但這次遭遇他告訴了她。

朱媛媛對她的父母說道:「不,不要給我寄口罩。」她擔心如果自己帶上口罩會遭到人身攻擊。她告訴記者:「我的很多朋友在社交媒體呼籲:我們不佩戴口罩,因為佩戴口罩所帶來的的歧視比病毒本身更加危險。」

人們紛紛採取措施保護自己。一名男子在Facebook上為那些不敢獨自乘坐地鐵的亞洲人建立了一個交友群。華盛頓特區的槍支商店老闆說,首次購買槍支的華裔美國人的數量正在激增。

雖然目前還沒有亞裔遭受攻擊的案件的確切數字,但美國亞裔人權倡導團體和研究人員表示,報紙和收到的舉報中出現了大量的言語和身體攻擊的情況。

Benny Luo說:「我們從來沒有收到過這麼多關於亞洲人受種族歧視的新聞消息,這太瘋狂了。我的員工們已經在加班加點處理這些信息,為此我還臨時多雇傭了兩名員工。」

但與2001年布殊總統呼籲對美國穆斯林保持寬容態度不同的是,這次,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所使用的的言語被亞裔美國人認為是在煽動種族主義攻擊。

這名攝影師說:「我覺得我的四周充滿了仇恨。它們無處不在,很安靜,但和病毒一樣致命。」這名攝影師要求記者不要透露其姓氏,因為他擔心引來更多的麻煩。

Tony Du在Facebook上說:「這是我在美國生活20多年以來最黑暗的時刻。」這段時間特朗普使用'中國病毒'的次數較之前已經翻倍。

NextShark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Benny Luo表示,網站過去一天只會收到幾條消息,這段時間每天都有幾十條。NextShark時專註于報道亞裔美國人的新聞網站。

她試圖和那個男人保持一定距離以保護自己,但當交通信號燈變紅時,她不得不和那個男人停在人行橫道前,等待通行。她能夠感受到那個男人正盯着她,突然,那個男人吵她吐了口水,臉上和毛衣上都沾着口水。朱媛媛震驚極了。

(編輯:DoubleTnT)

在過去一周的採訪中,美國各地近20名亞裔表示他們害怕去超市購物,害怕獨自搭乘地鐵或公交車,害怕讓他們的孩子們出門。他們中的大多數都有在公共場合被大聲辱罵的經歷。這種突然爆發的仇視現象讓人們想起來2001年9.11事件后美國穆斯林、阿拉伯人和南亞裔所面臨的的相似情形。

Edward Chew利用空閑時間為他的員工購買護目鏡和面罩等防護裝備,以防醫院里醫療資源短缺。周三,當他在Home Depot結束購物時,他的購物車裡裝滿了護目面罩,口罩和防護服。在他走回停車場的路上,他遭到了3名20多歲男子的騷擾,他們跟着他進入了停車場。

3月24日訊 3月9日,居住在舊金山的朱媛媛正走在前往健身房的路上,由於疫情正在全球範圍內爆發,她想:這可能是近期最後一次去健身房了。突然,她注意到身後有一位男士對着她大聲吼叫,以污言穢語穢語辱罵中國。她回憶道:「當時正有一輛公共汽車經過,那個男人咒罵道:'把他們都碾死!'。」

亞裔美國人之間展開了一場辯論:關於是否在公共場合戴口罩。戴上它可能會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但不戴也會有其他麻煩。朱媛媛說,住在中國的父母提出要寄一些口罩給她。

對於像Tony Du這樣仍與在中國的朋友和家人有密切聯繫的新移民來說,這種病毒一直是一種令人恐懼的危險,但大多數美國人似乎對此渾然不覺。

一位來自Syracuse的攝影師告訴記者,他在去超市購物,在結賬隊伍中站在他前面的人對他喊道:「都是你們這些人帶來了病毒。」當時沒有人願意站出來主持正義。就在同一天,兩對夫妻在Costco對他辱罵。

第二天,他對此回應道:「我聽說其他亞洲人也因為疫情遭到了歧視與攻擊,等你真的被歧視時,你會有和我一樣的感受的。」

舊金山州立大學發現,在2月9日至3月7日間,有關新冠病毒和反對歧視亞裔的新聞報道適量增加了50%。首席研究員、亞裔教授Russell Jeung表示,這些數字只是冰山一角,因為只有罪惡劣的事件才會被媒體報道。

他警告她的母親:「我告訴你,無論你做什麼,都不能外出,不能購物。你需要知道現在情況很嚴峻,我們不能自欺欺人,還假裝一切都和原來一樣。」

洛克威爾超過五分之一的居民是亞裔,Andy Raymond說:「之前,來自韓國和越南的顧客並不少見。但令我感到震驚的是華裔尤其是來自中國大陸的綠卡持有者顧客數量的增加,他們通常很少光顧我的店鋪,我從沒遇到過這種場面。」

在馬里蘭州洛克威爾,槍支店店主Andy Raymond表示,3月的前2個星期,進店購買槍支的大都是華裔或中國人。

《紐約客》的作家范家陽說,上周她在倒垃圾時,一個路過的男子因為她是中國人而辱罵她。周二,她在推特中寫道:「在這個國度生活的27年裡,我從沒有過這種被歧視的經歷,我從來沒沒有因為我長着一張中國人的臉而害怕出去倒垃圾。」

48歲的Tony Du已經是一名槍支擁有者,他說自己正在準備購買AR-15自動步槍。他補充道:「卡特里娜颶風已經不遠了(他指的是2005年卡特里娜颶風過後新奧爾良的騷亂)。當所有這些壞事發生時,我只是少數族裔的一員,人們可以清楚地從我的臉分辨出我是中國人。我的兒子,當他出去的時候,他們會知道他的父母是中國人。」

激進分子採取暴力手段對亞裔進行人身攻擊

「他們會顯示出一種輕蔑的表情」馬里蘭州的韓裔戲劇導演Chil Kong說,「那種表情彷彿在說:'你怎麼還敢在我的世界里生活?你是這個疾病的代表,你不屬於我的世界。』」隨後他補充道:「當你從小在這片土地上長大,並希望這個世界能夠公平的對待你時,這種歧視更讓人難以接受。但我們已經無法生活在平等的世界里了,那樣平等的世界根本不存在。」

在加利福尼亞的聖費爾南多谷,一名16歲的亞裔美國男孩在學校被人欺負,他們指責他感染了冠狀病毒。這位男孩被送進急救室,並接受檢查看他是否有腦震蕩的危險。

隨着新冠肺炎疫情顛覆了美國人的生活,美籍華人們正面臨著雙重威脅。他們不僅要像其他人一樣努力避免感染病毒,還要與日益嚴重的種族主義作鬥爭,這些種族歧視行為既有口頭謾罵由於身體攻擊。其他亞裔美國人,包括來自韓國、越南、菲律賓、緬甸和其他地方的人們也正面臨著類似的歧視。由於無法分辨是否是華裔,美國人將他們與美籍中國人混為一談。

特朗普及其共和黨盟友們執意稱這次的新冠肺炎為「中國病毒」,並且反對世界衛生組織做出的禁止在命名病毒時使用國家或地區的呼籲。之所以不能這樣命名是因為此前隊病毒的命名造成了極大的負面影響。

馬里蘭州Howard County的流行病學專家Tony Du表示:「如果人們繼續使用這一錯誤的名稱,孩子們會學舌,我很擔心我兒子的同學們會稱我的孩子是'中國病毒'。這是一個需要嚴肅對待的問題。」

Tony Du正嘗試保留對美國的希望。他利用周末的時間接受培訓,成為馬里蘭州急救醫務人員的一名志願者。他是美籍華人科學家中的一員,他們組織了一個GoFundMe賬戶,為該地區的醫院工作人員購買防護裝備籌集資金。在三天的時間里,他們籌集了超過5.5萬美元,這些善款幾乎都是小額捐款。但他表示,擔心如果美國的死亡人數大幅上升,可能會引發社會混亂。

今日关键词:杭州消费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