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云计算业务水平已经越来越接近亚马逊-三农新闻
点击关闭

季度AWS-微软云计算业务水平已经越来越接近亚马逊

  • 时间:

上海免费提供厕纸

.END.轉載請在文章下方留言公眾號名稱及ID;轉載文章開頭請註明來源於紅刊財經(hkcj2016)並註明作者。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紅刊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雲計算巨頭新增市場份額更值得關注  《紅周刊》:亞馬遜2019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AWS雲服務的營收增速創下了5年多以來的最低值,增長35%,增速再次放緩。對此情況如何看?  盧國韜:亞馬遜雲計算最開始時是從零開始的,增速必然很快,隨着基數越來越大,競爭對手越來越多,營收增速放緩幾乎是不可避免的。事實上,不只是亞馬遜AWS增速在放緩,雲計算的各家巨頭公司都存在類似情況。這種情況下,與自己進行同比增速比較實際意義並不大,因為這隻是一個數的差別,要看就得看新增市場份額的變化,橫向比較各家獲得了多少份額,這對未來的業績表現可能更具指引性。  《紅周刊》:新增市場份額方面是怎樣的情況?  盧國韜:與去年同期相比,微軟大概增長40億美元左右,亞馬遜增長50億美元左右,兩者的差距大概只有10%~15%,新增市場份額已經非常接近,未來,兩者可能勢均力敵,新增市場份額可能趨於一致,達到差不多的水平。對於谷歌而言,目前仍在全力追趕,不過因起步晚、投入晚,市場份額還很難說。所以,我目前推測,亞馬遜競爭壓力相對較大,被迫降價導致利潤率降低,但它又不能不這樣做,因為如此做法至少可以保住自己的市場份額。  《紅周刊》:亞馬遜雲計算業務給它貢獻了不少營收,相比之前幾個季度,AWS營收增速有所放緩,這是否是一種危險的信號?  盧國韜:短期來看,亞馬遜確實面臨一定風險,但這存在一次性因素,比如美國國防部100億美元的大訂單。據我推算,這個合同相當於可以貢獻AWS每年2%~3%的增速,所以,失去這個合同對於亞馬遜的增長還是構成很大壓力,進而也推動了亞馬遜追加投資自己的網售業務,以保持一定程度的業務總體增長。從競爭的角度講,亞馬遜只要能夠跟對手保持在一個價格水平上,亞馬遜還是有優勢的,至少能保住一定的市場份額。  對亞馬遜而言,其受到過很多一次性因素的影響。比如,貝索斯是華盛頓郵報的老闆,華盛頓郵報經常攻擊特朗普,這次亞馬遜失去國防部的訂單,基本上可以肯定是特朗普給國防部施壓,在Oracle抱怨的時候,把舊的合同整個推翻,重新競爭,相當於Oracle給他人做嫁衣裳,微軟最後贏得了訂單。所以,這裡有政治因素作祟,如果特朗普連任,亞馬遜從美國政府拿到的合同可能會越來越少,但這是人為的一次性因素,並不會對亞馬遜的基本面造成根本性影響。 亞馬遜、微軟雲計算未來增速將趨於一致  《紅周刊》:在雲計算領域,正在發力的微軟、谷歌、阿里,會不會對亞馬遜的原有市場份額造成威脅?  盧國韜:關於雲計算領域的競爭問題,亞馬遜已經在跟微軟和谷歌面對面競爭,而阿里巴巴在美國、歐洲等地的市場份額實在太小,它的技術雖然一點也不差,但云計算不僅僅是技術的問題,不是建立了數據中心基礎設施就萬事大吉,它需要大量的銷售人員來招倈客戶產生營業收入,而這一點,阿里在西方國家並無優勢,而且我認為,阿里雲計算在美國的進展也會非常有限,可以剔除出去不考慮。  在雲計算市場,在其他有巨大財力公司介入的情況下,亞馬遜的份額肯定會有所降低,如果未來亞馬遜能夠守住百分之四十幾的份額,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並持續穩定的話,則大家都能掙很多錢。我想貝索斯從一開始的時候就沒有想過全盤拿下,市場份額一點點失去肯定會發生,但只要穩定在一定範圍內就可以了,或者說市場份額下降幅度只要是非常緩慢的,問題就不是很大。  《紅周刊》:亞馬遜第三季度財務顯示,亞馬遜的每股收益為4.23美元,這是自2017年6月以來首次出現了同比下降。這一下滑狀態是否會延續?  盧國韜:對於亞馬遜來說,我認為雲計算的價格壓力還會持續,國防部的一次性影響因素未來總會通過其他途徑彌補,目前公司的固定資本支出相對還是比較大。另外,假日季馬上來臨,亞馬遜勢必還會進行大幅投入一日達,而且它還拚命想把生鮮業務做好,這些都是需要投入的。總體看,亞馬遜每股收益下滑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至少得有一兩個季度。  《紅周刊》:財報顯示,亞馬遜第三季資本性支出(capex)為33.85億美元,去年同期為25.27億美元,同比增長34%、環比增長28%,而第二季度和第一季度資本性支出環比為負。亞馬遜表示,資本性支出主要是為了支持AWS。  盧國韜:一般來講,中長期而言,固定資產支出是一個正面因素,因為公司決定做大量的固定資產支出,這說明其對未來有相當大的信心。亞馬遜的固定資產支出的增長或者降低符合一定的循環規律,它一般先投入一部分,然後慢慢降下來,等到把這部分消化掉,再視機會繼續在固定資產支出上逐步增加,然後再慢慢消化掉。  這種周期性,一般來講,一部分原因可能確實因為業務增長的需求很好,從另一個角度來講,可能還有大量的設備需要更新,因為計算能力、服務器都是有使用壽命的,時間到了可能就需要更新,把舊的網絡設備替換下去,放進新的網絡設備等等,所以,在不知道具體細節的情況下,難以推斷需求的問題,但是AWS固定資產投資增長指引增幅較大,我推測應該是主要希望保持AWS增長速度在一個相對過去這兩個季度增速更高的水平上。  《紅周刊》:微軟公布的2020財年第一季度財報顯示,本季度,智能雲下的Azure業務實現59%的增速,相較上季度64%增速出現降低,但仍高於AWS同比35%的增速。  盧國韜:微軟跟亞馬遜一樣,面臨基數較大必然會放緩的問題。另外,還有一點,同比增長有個問題,比如有可能去年同期因某些特殊因素,導致增長大大超出預期,而今年相比起來,就會看上去明顯差很多,但實際上並不差,只是看上去很差。我認為微軟的增速還會繼續下降,因為它現在整體的業務水平已經越來越接近亞馬遜,假設他們未來拿到新的市場,份額非常接近的話,則他們的業務增速也會是越來越接近,這是個數學問題。 谷歌雲計算業務貢獻有限  《紅周刊》:2019年三季度末,谷歌有員工11萬4千,同比增長21%,公司財報提到人員增加的最大領域是谷歌雲和搜索。此前,谷歌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采(Sundar Pichai)在7月表示,該公司計劃將雲計算的銷售隊伍擴容三倍。如此投入,谷歌雲計算業務在未來能否給其營收帶來突破?  盧國韜:谷歌的雲計算提供能力還是很有限的,而且它是三者中起步最晚的。跟亞馬遜比,它的技術還要差一些,跟微軟比,它沒有已經在大的企業方積累大量人脈的基礎。而且它最初的想法是找到一個特殊的生存空間,即使沒有大量的投入,也能佔有一定的市場份額,我認為谷歌已經完全推翻了這個想法,因為雲計算本身必須要有一定的基礎投入,該有的地域覆蓋區(footprint)還是應該要有的,比如不能全美只有少量幾個數據中心,這是躲不掉的。一旦有基礎性投入,產生大量的閑置計算資源之後,就需要僱用大量的銷售人員去銷售。最近幾個季度,谷歌下定決心在雲計算領域去追趕,但能否帶來突破還未可知。  《紅周刊》:谷歌在7月的第二季電話會議上表示,其雲計算銷售額在不到18個月的時間里翻了一番。不過,此次財報,谷歌並未具體披露雲計算業務的營收數額,對於谷歌雲的發展前景,您是怎麼看的?  盧國韜:谷歌的核心業務搜索基本上已經接近飽和增長,雲計算做得也一直不算好,現在全力去追趕,增速顯然非常可觀。但就雲計算的市場格局來看,亞馬遜和微軟佔據了絕大部分市場份額,兩者分別有百分之四十幾的份額,而谷歌只在10%左右,相對於谷歌自身龐大的業務來說,雲計算的基數太小,不好判斷近期其能有多大程度推動谷歌成長。  (利益披露:截至發稿,盧國韜所在基金不持有亞馬遜、微軟、谷歌公司股票。)

文 | 何艷編輯 | 承承在盧國韜看來,雲計算市場規模增速放緩幾乎不可避免,橫向比較各大巨頭新增市場份額情況更具指引性。目前,亞馬遜AWS受到一次性因素影響較多,而微軟雲計算業務水平已經越來越接近亞馬遜,谷歌的基數尚小,很難判斷近期雲計算業務對其整體營收的影響。 對於亞馬遜、微軟、谷歌這三大科技巨頭而言,其財報數據除了關鍵的營收、凈利潤等核心指標需要關注外,雲計算業務規模變化同樣是需要重點關注的。最新一季財報顯示,雲計算賽道上,亞馬遜依然穩居第一位置,微軟緊隨其後。  作為目前科技產業中最吸金的業務,亞馬遜、微軟、谷歌都加大了對雲計算的布局,在頭部效應影響下,未來全球雲計算市場格局將會出現怎樣的新變化?市場對「老大哥「亞馬遜AWS業務增速的放緩是否過度解讀?本期《紅周刊(博客,微博)》特別邀請美國對沖基金公司Greiphyn Heights Asset Management LP投資經理盧國韜對雲計算市場格局進行解讀。在盧國韜看來,雲計算市場規模增速放緩幾乎不可避免,橫向比較各大巨頭新增市場份額情況更具指引性。目前,亞馬遜AWS受到一次性因素影響較多,而微軟雲計算業務水平已越來越接近亞馬遜。谷歌的基數尚小,很難判斷雲計算業務對其整體營收的影響。

(本文已刊發於11月9日的《紅周刊》)

今日关键词:中产家庭3320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