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市场化基金和政府引导基金一股脑涌向芯片产业时-三农新闻
点击关闭

公司设计-当市场化基金和政府引导基金一股脑涌向芯片产业时

  • 时间:

男篮无缘直通奥运

當市場化基金和政府引導基金一股腦湧向芯片產業時,已經出現了低端領域過度擁擠和真正「卡脖子」的核心領域「門可羅雀」的分化現象。

政府引導要從薄弱環節入手今年7月25日,阿里巴巴旗下半導體公司「平頭哥」正式發佈玄鐵910芯片。不僅是阿里,國內不少科技公司也在積極投資芯片產業。華為研發芯片超過二十年,推出的麒麟980的性能超過高通驍龍835;小米旗下的湖北小米長江產業基金業已成為芯原微電子的第四大股東。此外,騰訊、格力、恆大也都搭上了芯片「這趟車」。

「『同化風險』是政府引導基金髮展中最大的系統性風險。」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告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

對此,中國科協智能製造學會聯合體副所長林雪萍表示了不同的觀點,沒有EDA軟件的參与,現在的芯片設計絕無可能,此外,如此多的知識IP,是不可能繞開的。而應對的辦法,一方面是「拖字訣」,加緊使用已經購買的這些軟件,至少可以穩住2—3年的時間窗口。另一方面,國產EDA廠商必須快馬加鞭發展,同時要整合多家力量。因為目前國內的此類企業無論是數字還是模擬,都沒有全套的準備,更沒有能匹配10nm到7nm的知識庫與IP。他認為,中國軟件行業隨後會大踏步跟上來,到那個時候中國製造的「腰桿」才會更硬。

「這個行業,沒錢等於沒有入場資格。」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投資人告訴本報記者,現在很多地方政府引導基金都成立了集成電路基金,但資金都湧入芯片門檻相對較低回報較快的環節,像EDA這樣投資大、回報慢的,地方引導基金很少涉足,市場化基金更不願意投入。

據了解,EDA軟件就是設計芯片必需的軟件,涵蓋了IC設計、布線、驗證和仿真等所有方面,沒有其他工具可以替代。因為EDA軟件是IC設計最上游、最高端的產業,所以在行業內將EDA軟件稱為「芯片之母」。

到目前為止,全球EDA行業基本形成了三家鼎立的格局。這三家公司分別是,美國的新思科技(Synopsys)、楷登電子科技(Cadence)和2016年被德國西門子股份公司收購的明導國際(Mentor Graphics)。2018年中國市場份額約為5億美元,三家海外巨頭的產品在國內佔據了95%以上的份額。

若引導基金子基金的最終投資偏好與社會基金、純市場基金趨同,那引導基金的發展就會背離初心,對薄弱環節是「葉公好龍」,對熱點領域是「揠苗助長」,對社會資金是「與民爭利」。此情形下,引導基金的規模越大,攪局作用和不利影響就越大,其回波效應可能導致引導基金自身也不能獲得好的財務收益,甚至可能導致財政資金有較大的損失,最終要由政府買單。同化風險是引導基金髮展中最大的系統性風險,必須制定相關政策予以妥善應對。

8月23日,華為正式發佈AI處理器昇騰910和全場景AI計算框架,當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被問及華為和新思科技(Synopsys)、楷登電子科技(Cadence)、明導國際(Mentor)三家軟件設計EDA(電子設計自動化)公司的合作時,徐直軍坦言:「大家都很清楚,這些公司都不能和我們合作了,但天下也不是只有他們。歷史上,即使沒有工具,也可以生產出芯片,當然對我們有挑戰,效率不會那麼高了,也不會那麼輕鬆了。英特爾70年代就生產CPU了,這些公司都還沒有成立。」

而在國內目前僅有10餘家EDA公司,其中,做得最出色的是成立於2009年6月的北京華大九天軟件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大九天」)。該企業為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CEC)旗下集成電路業務板塊二級企業。華大九天專註于提供專業的EDA軟件、IP產品及相關解決方案,是國內規模最大、技術最強的EDA企業,是大規模集成電路CAD國家工程研究中心依託單位,承擔著國產EDA軟件研發與推廣的重任。

2018年,華大九天迎來了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大基金」)的青睞,由「大基金」領投,中國電子、蘇州疌泉致芯、深創投、中小企業發展基金等跟投。雖然此次沒有對外公布投資金額,但是相信對於EDA的發展來說也只是「杯水車薪」。據了解,我國從事國產EDA研發的共600人,而新思科技(Synopsys)一家公司的EDA研發就有7000人。據華大九天董事長劉偉平透露,新思科技(Synopsys)在2018年的研發費高達72億元,是華大九天10年研發投入總和的7倍。

本報記者在採訪中還了解到,政府引導基金要發揮導向作用和產業拉動效果,通常不追求營利,而社會出資人,尤其是民營企業則要求獲得財務回報,從基金設計上看,政府出資20%撬動80%的社會資本,本身就是目的與手段相背離的,魚和熊掌如何兼得?而且對引導基金本身的考核和評價體系不健全,也導致了政府引導基金投資的方向只能是錦上添花,不能雪中送炭。建立複合政府引導基金髮展規律的考核評價體系,才是科學運營政府引導基金的核心根本。

EDA成為中國芯片發展核心掣肘

同樣,幾乎各省區市也都在搶着成立芯片專項產業的政府引導基金,從投資領域看,表面上覆蓋了芯片全產業鏈,但從具體項目上政府引導基金和市場化基金趨同。

據融中母基金研究院研究顯示:政府引導基金主要投向IT和互聯網,與其他市場化創投資金的投向具有很大的重疊性。投資輪次也偏早期,與市場化的創投資金也有較大的重疊。

今日关键词:巴萨5-2胜瓦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