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万博代理返点高-三农新闻
点击关闭

古装金额-欢瑞世纪应收账款和存货占比之和为四家公司最高

  • 时间:

导演佐佐部清去世

目前公司所擁有的版權包括《十年一品溫如言》《沉香如屑》《南風知我意》《吉祥紋蓮花樓》《永不瞑目》《破雲2:吞海》等,依然以古裝劇為主,且並無《盜墓筆記》這樣影響力巨大的大IP。

來源:半年報按上文的半年報數據看,《江山永樂》存貨賬面金額達3.43億元。若2019年年報中仍未對積壓作品做出處理,且未售賣播出,預計存貨金額高企的風險仍然未得到釋放,未來依舊面臨大額存貨減值帶來的不利影響。

歡瑞稱,公司正與各播放平台協商電視劇《天下長安》的排檔計劃,並抓緊相關應收賬款的催收,截至2019年上半年,該筆應收賬款期后已回款6528萬元,累計已回款1.6億元。

存貨方面,雖然歡瑞面臨諸多未取得發行許可證或者順利售賣的積壓劇集,但關注函回復中卻並未提及相關減值準備。

來源:公司公告另外,公司對《封神之天啟》計提了單項計提壞賬準備。歡瑞稱,《封神之天啟》雖已售賣,但按照公司與客戶於2019年10 月簽署的相關銷售補充協議條款,若截止到2020年10月30日,該項目因政策原因仍然無法播出,客戶有權退片,因此公司計提了52%的單項壞賬準備。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為公司上半年貢獻28.7%收入的《盜墓筆記2》收入也將中止。2019年6月,《盜墓筆記》作者南派三叔宣布歡瑞版權到期,未進行續約。

應收賬款壞賬準備3.3億元 多部古裝劇積壓致存貨高企

1月21日,歡瑞世紀披露2019年年度業績預告,預計2019年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4-6億元,去年同期盈利3.25億元。2016年-2018年業績承諾期剛剛結束即出現業績變臉,對此,深交所於2月2日向公司發出了關注函。歡瑞世紀在公告中解釋稱,報告期虧損主要因為影視行業處於規範化調整期,對預計收入和資產進行了審慎評估,計提應收賬款壞賬準備3.3億元,存貨減值準備2.69億元。

來源:半年報此前,歡瑞世紀曾捧出過李易峰、楊冪、楊洋等多名流量明星,但合約到期后均紛紛出走,彼時歡瑞世紀尚有劇集售賣挑大樑,頭部藝人出走對收入的影響並不算明顯;如今楊紫一人即貢獻歡瑞32.22%收入,一旦楊紫等頭部藝人流失,將對公司收入的可持續性造成較大打擊。

查閱相關資料發現,以古裝劇為主打的歡瑞世紀近年來受」限古令「影響顯著,多部古裝劇集面臨積壓,劇集售賣收入在2019年驟減,公司挑大樑的業務也逐漸由劇集售賣轉變為藝人經紀。

2015年起,廣電總局就曾向電視台下達規定,稱所有衛視綜合頻道的黃金時段每月及年度播出的古裝劇集數不得超過當月和當年黃金時段所有播齣劇集總數的15%。隨後,「限古令」又多次升級,2019年上半年,多部古裝劇遭下架、撤檔。

2月10日,歡瑞世紀(000892,股吧)(維權)出品的電視劇《錦衣之下》迎來大結局,歡瑞世紀在資本市場也收穫了一個漲停板,着實揚眉吐氣了一番;然而,雖然近日公司股價一路攀升,由2月3日收盤5.01元/股漲至2月11日收盤價6.45元/股,股價漲幅已達28.7%,但這並不能掩蓋歡瑞世紀的種種問題——

存貨減值多為已售賣劇集 劇集積壓風險或仍未充分釋放

從營收構成上來看,2019年上半年電視劇及衍生品收入為3375萬元,藝人經紀收入為7546萬元,分別佔總營收的30.9%和69.1%;而2018年及之前,歡瑞一直是靠電視劇及衍生品銷售主要獲利,2016年-2018年電視劇收入佔比分別為95.51%、91.24%、83.86%,藝人經紀收入佔比則分別為3.56%、5.72%、15.89%。

從存貨上來看,財報中歡瑞世紀稱存貨中的原材料為影視劇本、在產品為在拍影視劇、庫存商品為待播影視劇。2019年上半年,歡瑞世紀的存貨金額達13.95億元,佔總資產的29.82%,其中,原材料6493萬元、在產品7.64億元、庫存商品5.66億元。

2月10日下午,歡瑞世紀發佈了《關於回復深交所關注函的公告》。對於標的公司在業績承諾期后的第一個會計年度即出現變臉的具體原因,歡瑞稱主要是因為行業短期規範化調整帶來的營業收入下滑、應收賬款壞賬準備計提金額大幅增加、存貨成本重估所致。

來源:wind從賬齡來看,歡瑞世紀1~2年的應收賬款金額最大,高達11.4億元,佔總應收款的55.4%;其次為1年以內的應收賬款,達7.4億元,佔總應收款的35.8%;這樣的賬齡結構相比來說並不健康,同業可比公司中,華策影視、慈文傳媒的金額最大的應收賬款賬齡均為1年內,佔比分別為60.2%和41.7%。由此可以看出,在回款速度上,歡瑞世紀明顯不如華策影視和慈文傳媒,存在一定程度上的應收款積壓,且新劇集銷售或許受阻、導致1年內的應收賬款金額較少、佔比偏低。

和華策影視(300133,股吧)、慈文傳媒(002343,股吧)等同業公司相比,歡瑞世紀2019年三季報的應收賬款佔比達38.3%,居於首位;存貨佔總資產的比例也相對較高,且自2018年起呈逐步上升的趨勢;計算可知,從2019年三季報數據來看,歡瑞世紀應收賬款和存貨佔比之和為四家公司最高,甚至高於因《贏天下》而陷入困境的唐德影視。

來源:自媒體整理據半年報披露,目前占公司存貨前五名的影視劇分別為《江山永樂》《琉璃美人煞》《聽雪樓》《天下長安》和《天目危機》。截至2019年6月30日,除《聽雪樓》為網絡已播出、《天下長安》為已取得發行許可證外,其餘三部均為」創作中「狀態,不排除是尚未取得」發行許可證「,因此也無法在平台播出以獲得收入。

wind數據顯示,歡瑞世紀有着大部分影視公司的頑疾——應收賬款和存貨雙高,2019年上半年和三季度,公司應收賬款分別為18.8億元和16.4億元,分別佔總資產的40%和38%,存貨分別為14億元和14.8億元,分別佔總資產的29.8%和34.6%。

歡瑞世紀作為業內最善於打造古裝劇的影視公司之一,曾出品《古劍奇譚》《青雲志》《大唐榮耀》等多部大熱的古裝劇集,且此前旗下所擁有的IP也以古裝為主,從存貨前五名的影視劇來看,除了《天目危機》並非古裝題材外,其餘四部均是古裝劇。

關於3.3億元的應收賬款壞賬準備,歡瑞公布了測算后的應收賬款遷徙率。從數據來看,2017年起公司的應收賬款回款能力明顯下降,各種賬齡的轉換遷徙率均明顯上升,且高於70%。

2019年半年報顯示,歡瑞世紀半年度主營業務收入第一名為藝人經紀收入(藝人一),貢獻3519萬元。據推測,該藝人為楊紫。除《盜墓筆記2》收入外,其餘4名藝人共貢獻6157萬元收入,占上半年藝人經紀總收入的81.6%。

新浪財經曾在之前的文章列舉已公布業績預告的12家影視公司。2019年全年,大部分影視公司虧損皆因計提較大金額的商譽減值準備,而賬面並無商譽、因為應收賬款和存貨減值而導致虧損的歡瑞世紀就顯得格外突出。

有自媒體曾統計歡瑞世紀目前庫存的待播劇,雖有10部劇已殺青,但均未公布播放排期,包括《不說再見》《江山永樂》《天下長安》在內的多部劇被註明」待播「或者」積壓「。

劇集售賣遇阻 藝人經紀挑大樑

公告顯示,歡瑞分別調減了《天乩之白蛇傳說》《封神之天啟》《盜墓筆記2》三部作品預計對衛視平台的收入、調增了對應的主營業務成本。

半年報中,歡瑞世紀曾坦言,截至2018年12月31日,電視劇《天下長安》應收賬款賬面餘額為5.06億元,按照賬齡分析法計提壞賬準備0.25億元,該劇在2018年存在未按檔期播出且至今仍未播出的情況,基於此,年報審計師表示無法確定是否有必要對《天下長安》相關應收賬款的壞賬準備做出調整,因此給予了保留意見的審計報告。

與上年同期相比,2019年上半年歡瑞世紀的藝人經紀收入雖有小幅增長,但幅度並不算驚人——2018年上半年藝人經紀收入6769萬元、2019年上半年藝人經紀收入7546萬元;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電視劇收入,由2018年上半年的1.87億元下降至2019年上半年的3375萬元,下降幅度達82.04%。

來源:公司公告這樣的調整不無道理,《天乩之白蛇傳說》播出不久就在愛奇藝下架,至今復播遙遙無期;《封神之天啟》也因政策原因未能按原計劃播出。但在這三部已售劇集之外,歡瑞世紀更嚴重的問題仍然是包括《江山永樂》在內的多部未實現銷售的積壓影視劇,而從半年報來看,公司僅對原材料計提了19.05萬元的存貨跌價準備,金額龐大的在產品和庫存商品反而並未計提相應的跌價準備。

來源:2019年半年報歡瑞世紀大比例的影視劇存貨積壓、無法播出,與之前「限古令」不無關係。

上文曾提及,歡瑞的應收賬款賬齡對比華策、慈文來說並不健康,1~2年的應收賬款金額佔比高於1年內的應收賬款佔比。除了回款能力影響外,劇集售賣遇阻或許也是歡瑞世紀1年內應收賬款佔比較低的原因之一。

而與此同時,歡瑞世紀的藝人經紀還存在着收入集中於少數頭部藝人等問題。

來源:wind、新浪財經整理2019年半年報顯示,歡瑞世紀上半年應收賬款總計20.56億元,計提8.54%的壞賬準備,應收賬款賬麵價值為18.81億元。

今日关键词:孙杨上诉期限顺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