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分3d玩法-三农新闻
点击关闭

挑战经贸-美国如今把中国看成威胁其国家安全的潜在战略威胁

  • 时间:

演员彼得方达去世

「中國不是美國的敵人」我們看到歐洲和美國很多政客在指責全球化搶走了國內人民的工作。這樣一種民族主義的態度,形成全球化的逆流,從全球主義變成了一種民族主義,從開放式的經濟體變成一種選擇性的保護主義。目前看來越來越多的國家為了內部政治的目的,都在進行這樣的保護主義。

:我們身處數字時代,5G興起,不論這是好是壞,還有各種虛假新聞。那麼,當下的年輕人們是否能熟練掌握必要的手段,來處理這些問題?

吳作棟:在我看來,我們面臨的最大挑戰在於人們對全球化的態度發生了變化。一些國家有實行選擇性保護主義的跡象。就這一點來說,全球趨勢值得我們用心關注。

  

視頻後期:李憲明、席晨(實習生)

以下根據吳作棟在「中美經貿關係:現狀與前景」國際論壇上發言整理:

我從小國經歷角度來講全球治理和多邊主義。新加坡是一個小國,沒有開放的經濟和基於規則的體系,我們的經濟可能會一蹶不振。

「希望所有國家之間能夠有恰當的信任和理解」

吳作棟:達成這點需要洞察力。新加坡作為世界的一分子,之所以能夠繁榮起來,是因為它服務於別人,為別人增值。

我們看到,在政治領域出現了全球政治氛圍的一種轉向。有一些趨勢可能會導致危機,比如去全球化以及中美「脫鉤」。

  

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去過很多次中國。我第一次去的時候是1971年,在這幾十年,中國已經徹底發生了變革,經濟增長迅速。所以中國為什麼要去通過成為任何人的威脅來摧毀成就和增長呢?

我希望所有國家之間能夠有恰當的信任和理解,不僅是中美之間。這就是緩和聲音的重要性。

有一位印度尼西亞部長曾對我說,「我要感謝你們新加坡十分高效的港口,要是沒有它,印度尼西亞難以將貨物運往世界各地。」印尼是個非常大的群島國家,但它的港口運轉效率不高,所以印尼的貨物會先運到新加坡,然後從新加坡出發運往海外。

2006年4月,吳作棟與妻子陳子玲參觀蘇州一座古代園林

吳作棟(Goh Chok Tong),新加坡榮譽國務資政、前總理。他是繼李光耀之後新加坡第二任總理(1990-2004)。

「有一個繁榮的鄰國要比一個窮國鄰國要好很多」

听译:吴琼、施悦(实习生)  

吳作棟在會後接受了和中美聚焦的採訪。以下為採訪實錄:

我希望有緩和的聲音。在一個多邊貿易秩序之下,一個良好國際秩序之下,國家不論大小,能夠有平等的權利,能夠去自由呼吸,在世界上暢遊。

在日前舉辦的「中美經貿關係:現狀與前景」國際論壇中,吳作棟發表主旨演講,並接受了和中美聚焦的採訪。

新加坡得到的理解越來越多,為他人增值就是其中的關鍵原因。這樣,其他國家便接受了新加坡的存在,新加坡因此成為這些國家的得力貿易夥伴。

美國人擔心的是,不管我們做什麼,中國都可以做。我作為新加坡人,我更會這樣想了,我們能做什麼,中國都會做什麼。而且中國肯定比新加坡有更多的科學家和工程師,他們IT、半導體、通信都會比我們做得更好。

所以我作為新加坡的前總理,我們是不是要考慮,新加坡怎麼在不斷繁榮的中國這個背景下生存呢?實際上,有一個繁榮的鄰國要比一個窮國鄰國要好很多。中國有13億人口,我們作為一個小國,很容易從中獲利。我們是這樣一種思維方式。所以美國針對中國的一些政治說辭等等,我肯定是不喜歡的。

但這是一個更大的蛋糕問題:伴隨着世界發展的腳步,越來越多的商業貿易來到新加坡。我們依然擁有亞太區第一大港口,但是我們鄰國的港口也發展起來了。

吳作棟我們目前很多做法是殺雞取卵。有人提到戰略對手的說法。兩頭大象正在鬥爭,一頭大象認為另外一頭大象給它造成了威脅,認為它是潛在的敵人。如果你將一個國家或者一個人認為是敵人的話,對方就肯定要做出準備。這樣一種潛在的衝突,是我們必須要阻止的,或者要去扭轉的一種趨勢。

:您曾經在一個充滿挑戰的時代里任職總理。在如今這段特殊時期下,我們身邊充斥着更多的矛盾。請問您對全球趨勢有何預期?我們應做何準備呢?

:新加坡很有可能也被視為一大威脅。然而,友國與夥伴,新加坡在兩者之間找到了平衡。您是如何通過談判做到這一點的?

我敦促人們盡量用一種緩和的聲音,真正理解美國,理解中國,理解背後的衝突和挑戰。我們必須告訴那些恰當的聽眾。正如最近美國學者聯名信所說,中國不是美國的敵人。

其實,有好處就必然有壞處。因此,對年輕人而言,他們需要權衡利弊,既看到互聯網的積極面又要看到它的消極面。不要讓負面因素妨礙發展,要控制負面因素,把進步放在第一位。

由於偏見和誤解,美國如今把中國看成威脅其國家安全的潛在戰略威脅。我們為此感到非常擔憂。

例如我們不得不成為一個高效的港口。當我們藉助港口獲得成功時,我們的鄰國當然會大感不滿。要是沒有新加坡,那麼發展起來的就是他們本國的港口,因此他們覺得我們是個威脅。

吳作棟表示,新加坡是一個小國,沒有開放的經濟和基於規則的體系,經濟可能會一蹶不振。中美「脫鉤」是新加坡不願意看到的。他希望所有國家之間能夠有恰當的信任和理解,「由於偏見和誤解,美國如今把中國看成威脅其國家安全的潛在戰略威脅。我們為此感到非常擔憂。」

吳作棟:我們必須邊走邊學。現階段還沒有找到解決方法。當出現上述問題時,領導人和廣大人民需要共同努力。互聯網出現后,在一次亞太經貿合作組織大會上,各國的領導人就談及它的影響力了。但是當時他們討論的只是互聯網的積極面。我想我們還應該認清互聯網的另一面,因為互聯網很有可能被人們濫用。

今日关键词:7旬老海军救女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