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基地會在今年本月投產恆大新能源首款量產汽車

  • 时间:

【汤唯晒女儿近照】

在雙方合作的“蜜月期”,許家印還曾對位於洛杉磯的FF總部進行了視察,併在賈躍亭的陪同下,就未來發展與FF管理層進行了研討交流。視察期間,許家印當即宣佈“在資金、生產基地建設、產品銷售等方面給予FF全方位的支持”。

今年1月,恆大健康(00708,HK)對外發佈公告稱,公司以9.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Mini Minor Limited股權,獲得了NEVS(國能電動汽車瑞典有限公司)51%的股權,並獲得多數董事席位。隨後,恆大又相繼收購了泰特機電有限公司70%股份,以及與柯尼塞格展開合作。

2018年,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突破200萬輛,中國的銷量占比超過53%,達125.6萬輛,年度增幅為61.7%。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出,要促進新興產業加快發展,新能源汽車是重要一環。

然而好景不長,2018年10月7日恆大健康突然發佈的一則公告暴露了雙方的合作危機。當時,恆大健康在公告中寫道,“10月3日,賈躍亭在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剝奪恆大作為股東享有的有關融資的同意權,並解除所有協議。”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粗略統計,從NEVS,到柯尼塞格,再到卡耐新能源、泰特機電,恆大在新能源汽車領域投資約150億元,主要涉及兩家新能源汽車公司、一家超級跑車公司、一家電池企業和一家電機公司。

據上述接近恆大國能的知情人士透露,與恆大合作後,NEVS已經停止了此前對外公佈的在今年3月向個人用戶交付車輛計劃,目前正在加緊做恆大新能源首款量產車的投產工作。

鑒於上次在FF身上吃的虧,許家印這次機智了很多。公開資料顯示,NEVS是一家總部位於瑞典的全球性電動汽車公司,2012年收購了瑞典老牌車企薩博汽車公司的主要資產和核心知識產權。

隨後雙方便開始了長達三個月的對簿公堂,最終恆大獲得了FF在中國的控制權,FF則獲得了期盼已久的對外股權融資權。這次,許家印為自己的造車夢付出的代價是,恆大健康2018年財報出現了約14億元的凈虧損。

與NEVS的合作,就像放開了許家印造車夢的大閘。隨後,恆大又以1.5億歐元入股瑞典超跑公司柯尼塞格,以10.59億元入主動力電池企業上海卡耐新能源,以5億元收購泰特機電有限公司70%股份。在此之前,恆大還以145億元投資了汽車經銷商廣彙集團。

恆大造車為哪般?作為一家房地產企業,許家印和恆大為何對造車念念不忘,甚至不惜花重金佈局。

在造車這件事上,恆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將一個生意人的精明、果敢、大膽特性表現得淋漓盡致。

上述接近恆大國能的知情人士透露,廣州南沙基地正在加緊施工中,目前恆大已經擁有了包括天津、廣州南沙、上海三大生產基地。但按照規劃,恆大未來十年要在華東、華西、華南、華北、華中地區建設5大研發生產基地,10年後年產能計劃達到500萬輛。

買買買之後,恆大的造車路徑也變得越來越清晰。

一波三折的“造車夢”此次恆大花1600億元大手筆投資的廣州南沙基地,承載了許家印一波三折的造車夢。

今年1月,恆大與FF“分手”時,將廣州南沙基地最終留給了恆大。一位接近恆大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此次恆大投資的廣州南沙基地正是此前與FF“分手”時獲得的那塊地,不過是在原土地的基礎上進行了擴建。

在許家印看來,恆大進入新能源汽車產業已解決五大制約瓶頸:汽車整車研發製造能力、電池、電機、銷售端以及社區充電難問題。提及造車成功的可能性,許家印信心滿滿:“恆大當年一進入足球產業,就連續7年得了中超冠軍;也別忘了我也是製造業出身,在冶金部的直屬企業做了多年車間主任。”

同時,NEVS擁有自主研發的電池冷卻系統、車輛安全系統及車載空氣凈化系統等專利;並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Phoenix”系列純電動汽車研發平臺。最重要的,也是恆大最看重的是,NEVS擁有新能源車的生產資質。這正是手握巨資且急需選擇新能源汽車業務的恆大所需要的。

如果再加上恆大集團145億元原投資的汽車經銷商廣彙集團,整個恆大系在新能源汽車產業鏈的投資已達約300億元。至此,恆大已經完成了“銷售網絡%2B充電網絡%2B整車生產%2B電池%2B研發%2B動力系統”的新能源汽車產業鏈佈局。隨著各大生產基地的劃定,接下來就看恆大新能源汽車何時量產上市了。

為何這麼說?廣州南沙,不管是對許家印還是恆大來說,都是一個“傷心地”。一年前,恆大與賈躍亭的Faraday Future(以下簡稱FF)在廣州南沙牽手共謀造車,然而最終以對簿公堂而分手。

然而,天津生產基地並不能滿足恆大的“胃口”。此次投資的廣州南沙基地建成後,恆大未來有望實現年產100萬輛整車的生產基地,50GWH生產規模的動力電池超級工廠,以及可配套100萬輛整車的電機和電控系統生產基地。

許家印曾公開表態,“恆大將力爭在3~5年內成為世界規模最大、實力最強的新能源汽車集團。”隨著恆大繼續加快買買買的腳步,許家印距離實現這一目標也越來越近。

但這沒有終止許家印的“造車夢”。與FF和平“分手”後,今年1月恆大以9.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Mini Minor Limited股權,獲得了NEVS 51%的股權,並獲得多數董事席位。

南沙、天津基地定位有差異“廣州南沙基地建成後,與之前的天津基地會在戰略定位和需求上有所不同。”上述接近恆大國能的知情人士告訴記者,天津基地會在今年6月投產恆大新能源首款量產汽車,但量產時間還暫未明確。

事實上,恆大8年前就開始了多元化之路,曾做過糧油、乳業、礦泉水,最後都不成規模。這次大舉進軍新能源汽車領域,恆大能成功嗎?

從一家房地產企業進軍汽車製造業,恆大和許家印正在走出曾經熟悉的領域,進入相對陌生的空間。在這背後,是傳統的地產開發業務已近見頂,房企都在謀求轉型的現狀。恆大希望,汽車板塊能成為恆大新的增長引擎。

隨後在6月,沈陽市政府相關領導公開表示,恆大目前正在沈陽規劃年產能30萬輛的汽車生產基地。“關於沈陽基地的一些具體細節還未確定,所以現在沒有對外公佈。”上述接近恆大國能的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

許家印的造車夢,從恆大健康的一則公告開始。2018年6月25日,恆大以67.46億港元收購香港時穎100%股份,間接獲得Smart King45%的股權,成為該公司第一大股東,從而入主FF。

記者瞭解到,今年4月恆大以8.47億元底價拿下廣州南沙2019NGY-2地塊,樓面地價約329元/平方米。該地塊與此前恆大FF中國汽車製造基地相鄰。按照出讓條件,新拿下的地塊將建設為純電動汽車的整車生產基地及進出口基地。

早在恆大入主前,NEVS就已經建成了位於天津的生產基地,項目一期年產能5萬輛,二期建成擴產後可年產22萬輛純電動乘用車。彼時,恆大選擇與NEVS合作,也是看中了現成的天津生產基地。

如今,許家印又在廣州南沙再次重啟造車,不惜拋出1600億元大手筆。6月11日,廣州市人民政府與恆大集團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暨南沙系列重大投資合作協議,恆大投資1600億元在廣州南沙建設包括整車、電池、電機的新能源汽車三大基地等項目。

6月12日,一位接近恆大國能的知情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透露,廣州南沙三大基地建成後,將供新合資公司恆大國能使用。

熱點欄目自選股數據中心行情中心資金流向模擬交易客戶端每經記者 段思瑤 每經編輯 張 北

對恆大而言,轉型是更為長遠的需求。而除了汽車產業,再沒有哪個領域能撐起這個夢想。市場需求和政策驅動,則為恆大的新能源汽車之路創造了機遇。

有傳言稱,恆大將在鄭州、沈陽建立其他兩大生產基地。今年4月,《鄭州日報》刊登的一則土地掛牌出讓結果公示顯示,恆大國能新能源汽車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宇河新能源科技(河南)有限公司,以成交價為1817萬元競得一塊使用權面積為49895.01平方米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