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才走在巡界路上

  • 时间:

【居民医保账户取消】

界務員是一件報酬微薄的工作,三十多年來,曾和他一起巡邏的隊友換了一批又一批,一直堅持到現在的只剩下他一人。“一開始是36元,後來漲到一兩百元,最近兩年上漲到每月500元。”

在楊天才的責任區內,他決不允許出現盜木、盜獵或者亂砍亂伐的情況發生。有時老百姓為了找柴火,到邊境上砍幾顆小樹,他也語重心長地勸阻。

楊天才與界碑。張旭 攝有一次楊天才巡山歸來,突然發現一處起火點,幾十平米的雜草墊即將燒完,他顧不上多想,迅速脫下衣服圍著起火點撲救。通過努力,他終於將火勢控制。這時他的兩隻手已被燒起了水泡,腳上的膠鞋也燒軟了。“沒有引起火災,這是最重要的。”在楊天才負責的界段內,從未發生過一起森林火災。

巡查邊界 守衛國境5月14日,記者跟隨楊天才,從他的視角來體驗邊界之路。“20多年前,我要走15公里,有10多個界碑。後來界務員人數變多,我現在負責5公里,一共三個界碑。”

“這是國家和人民的需要”儘管背負無數榮譽,但楊天才的住處在村中並不起眼。屋子裡沒有太多電器,在白天如果不開電燈甚至顯得有些幽暗,地面在雨季還會變得濕滑。幾十年如一日堅守在此,楊天才對物質並不在意。

骷髏碑意味著這裡曾經是雷區。張旭 攝

15公里的巡界路,楊天才帶上斗笠,背上水壺,拿起鐮刀,一個往返就是兩三天。餓了吃乾糧,渴了喝泉水,休息的時候就借宿在邊民棚屋裡。“堅持走到現在的,只有我一個了。”他一邊介紹,一邊提醒記者註意腳下濕滑。

“我做界務員有三十多年了,以前巡界沒有路,要靠鐮刀砍出一條來,現在的路都可以走汽車了。”走在巡查界碑的山路上,楊天才回憶著自己的過去。個子不高的楊天才,時常穿著迷彩服,但他不是軍人,而是生活在中越邊境的我國公民。

“年輕那會兒有同鄉喊我去外面打工,他主要是做邊境貿易,多的時候一個月能賺到幾千元,比我一年的補助都多,但界務員的工作必須有人做,這是黨和人民的需要,我不能走。”

幾年前的一天,楊天才在巡邊時不小心摔下4米多高的懸崖,憑著毅力,他用了很長時間才抓住藤條爬上來,至今他的小腿上還留著明顯的傷疤。回憶往事,楊天才總是爽朗一笑,這些經歷在他身上留下了痕跡,卻沒有在心裡留下。

“有越南那邊的人走私毒品,被我遇到,這種時候我們不會硬碰硬,因為雖然以前配槍,但還是要保護自己的安全。沒有手機的時候,我就跑好幾個小時到山下打電話,後來自己花錢買了手機,現在可以直接在山上報告,方便多了。”在楊天才看來,與犯罪分子鬥爭,還是要講究方法的。

他所負責的界碑總是被擦拭得乾乾凈凈,周邊的雜草常常被他修理鏟除,因此他被邊民們稱為邊境線上的“草根衛士”。

到了界碑處,楊天才用鐮刀割去剛長出來的小草,又擦去界碑上的泥痕。這份工作看起來平凡,但也暗藏危險。路邊風化的石碑有骷髏頭的標誌,表明這裡曾經是雷區。

平凡崗位 盡職盡責除了驚心動魄的遭遇與鬥智鬥勇,界務員這份工作還意味著更多責任。上級部門要求每個月巡查兩三次,可他堅持一個月四五次的巡界頻率,總是多於政府規定的次數,因為他堅持:“不去邊界走走,不容易發現問題。”

白天家中開燈才不會昏暗,但楊天才並不在意。張旭 攝

前些年,楊天才的一位親戚未經批准,砍伐邊境上種植的杉樹,楊天才當著小組幹部和群眾的面,義正辭嚴地說:“砍伐木材是犯法的,我必須一視同仁,親戚也不能例外。”楊天才先後協助處理了大大小小的盜林、盜獵事件100餘件,有效地保護了邊境一線的森林資源。

這些年,界務員人數增加了,楊天才負責的巡查範圍從原來的15公里縮減到了5公里。不用去巡邊的時候,楊天才就和老伴一起在家做農活,家裡養了豬,也有農田要忙,但這些都影響不了楊天才定期的巡界之行。

也曾有人試圖收買他,開出的價碼是20萬,這比楊天才巡邊十年的補助都要多,然而他不為所動。“我不能收這個錢,毒品流入我們這邊,受苦的人太多了。”說到這裡,楊天才連連搖頭。

【邊疆黨旗紅】“草根衛士”楊天才:巡邊之路三十載

出生於1954年,曾擔任民兵連副指導員的他,從1984年被選為外事界務員的那天起,開始了他的巡界之路,並一路走到今天。

楊天才走在巡界路上。張旭 攝

現在的巡查道路相比過去有了很大的改善,有的地方車輛可通過。步行大約半小時,楊天才和記者一行來到140號界碑。“尖頂的界碑是越南立的,中間有個十字刻痕的是我們國家立的。”

“註意腳下,容易打滑。”楊天才提醒記者,還要註意腳踝處、脖子、頭上“會有螞蟥爬上來,毒蛇和螞蟥一般不咬我,我身上旱煙味道濃。”

2014年,楊天才榮獲全國“衛國戍邊英模”榮譽稱號。楊天才說,這麼多年來,他只是做著自己認為該做的事,從沒想過會獲得這樣的榮譽。

三十多年來,楊天才協助邊防派出所成功破獲過販賣毒品、走私黃金和拐賣婦女案42件,幫助群眾找回丟失的牛、馬等牲畜300多頭。他用忠誠守衛著祖國南大門的一方水土。

“年輕人覺得界務員的待遇不高,他們需要收入養家。我不一樣,家裡人都很支持我,只要身體允許,我還會繼續幹下去,守好界碑!”在與記者告別時,楊天才堅定地說。

河口縣橋頭鄉是一個集山區、邊疆的鄉鎮,邊境線長達81公里,有42個界碑,邊境線上雜草叢生,林深路陡,屬於亞熱帶氣候,管邊護邊工作任務重,體力消耗大。林中蚊蟲肆虐,再加上雨季的潮濕悶熱,雜草瘋長,巡界之路要靠他手中的鐮刀一點點砍出來。